1. KJC闻汇网财经资讯

筹备上市10年未果,药都农商行主动撤回IPO,中小银行面临上市难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黄宇昆

IPO排队近6年无果,亳州药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药都农商银行”)选择主动撤单。1月10日晚间,上交所官网显示,药都农商银行主动申请撤回IPO申请文件,根据有关规定,上交所终止其发行上市审核。

药都农商银行的IPO之路颇为曲折,早在2014年就启动了主板上市的计划,于2018年正式递交招股书,上市申请于2023年3月平移至上交所获受理。如今上市申请终止后,药都农商银行成为全面注册制落地以来首家IPO撤单的银行。

药都农商银行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撤回IPO申请主要系该行发展战略调整,该行主要经营情况良好。

2023年,A股银行上市节奏出现“空窗期”,全年无一家银行登陆A股。近年来,中小银行上市之路较为艰难,包括药都农商银行在内,已有多家中小银行IPO折戟。2022年,排队4年多的厦门农商行也主动撤回IPO申请,同年,大丰农商银行首发上会未能通过;2023年,重庆三峡银行并未出现在交易所的IPO平移名单中,目前暂未透露未来上市计划。

筹备上市10年未果,药都农商行主动撤回IPO,中小银行面临上市难

图源:图虫创意

筹备近10年IPO折戟,去年刚换行长

药都农商银行撤回IPO早有预兆。

2023年3月,全面注册制落地,主板IPO企业陆续平移至交易所受理,药都农商银行的IPO申请平移至上交所获受理。与其一同获上交所受理的银行还有江苏海安农商银行、江苏昆山农商银行、湖北银行、湖州银行。

换道注册制后,银行IPO并未迎来提速。2023年9月,药都农商银行和湖州银行因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中记载的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需要补充提交。根据相关规定,上交所中止了这两家银行的上市审核。2023年11月,湖州银行更新并提交了相关财务资料,该行的IPO进度也从“新受理”变更为“已问询”,但药都农商银行却迟迟未更新财务资料。

今年1月10日,上交所公告称,日前,药都农商银行和保荐人华泰联合证券向该所提交了撤回IPO申请的文件,上交所决定终止对药都农商银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主板上市的审核。至此,药都农商银行的IPO计划折戟。

药都农商银行坐落于世界中医药之都——安徽省亳州市,于2005年12月成立一级法人,2010年7月完成农合行改制,2012年10月完成农商行改制,注册资本10.17亿元。第一大股东为安徽古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9.25%。

从基本面来看,药都农商银行去年多项业绩指标有所下滑。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该行资产总额为644.13亿元;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4.02亿元,同比下降11.51%;实现净利润2.94亿元,同比下降5.49%。

在资本充足水平方面,截至2023年9月末,药都农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05%、10.93%、10.93%,较2022年末均有所下降。对于银行来说,上市募集资金能有效提升资本充足水平,该行原计划通过IPO融资16.38亿元,用于补充核心资本金。

联合资信出具的最新评级报告认为,2023 年前三季度,得益于内生资本的积累,药都农商银行资本规模进一步提升,但随着贷款业务的持续发展,风险加权资产余额有所增长,导致资本充足性指标有所下降,但仍处于较好水平。

上述药都农商银行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称,目前该行资本充足水平保持稳定,至于未来是否会考虑重启IPO,要根据该行的战略规划来进行。

资产质量方面,药都农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近年来持续上升,截至2020年末、2021年末、2022年末、2023年9月末,其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52%、2.17%、3.11%、3.33%。

上述评级报告认为,近年来,药都农商银行逾期贷款和不良贷款规模及占比持续增长,逾期贷款占比较高,且无还本续贷和展期贷款五级分类主要为正常类,此类贷款在经济下行背景下存在一定风险下迁可能性,信贷资产质量面临一定下行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药都农商银行行长去年也迎来变动。2023年,该行原行长张洪彬调任安徽六安农商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同年8月,姜品艳首次以药都农商银行党委副书记的身份公开亮相,此后不久,出任该行行长。目前,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暂未披露姜品艳任职资格获核准的批复。在调任药都农商银行前,姜品艳曾任淮北农商银行党委副书记、行长。

中小银行的坎坷上市路

银行选择主动选择撤回IPO的情况并不多见。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近年来,共有六家银行撤回了A股IPO申请。中小银行上市显得较为艰难,2023年,没有一家银行登陆A股。

上一家主动撤回IPO的银行是厦门农商银行。该行在2017年末递交了招股书,在之后的年报中,“稳步推进上市计划”也经常被提及,直到2022年2月,该行主动撤回上市申请。对此,厦门农商银行曾对外表示,基于股权优化目的,撤回申请意在利用调整期着力梳理并优化股权,为下一步稳健发展和再次申请上市筑牢基础。

威海银行则是在2018年8月撤回A股IPO申请。该行当时表示,鉴于当时A股整体审批过程令上市时间表不确定,为了通过其他筹资方式补充资金,决定撤回A股申请。此后威海银行于2020年换道港交所并成功上市。

除厦门农商银行、威海银行外,广州农商银行、哈尔滨银行、徽商银行、盛京银行也曾撤回过A股IPO申请,不过,与前者不同的是,这4家银行在申请A股上市之前均已在港股上市。从撤回理由来看,大多也与银行股权变动以及战略发展规划有关。

星图金融研究院研究员武泽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于中小银行而言,主动撤回IPO具有多重原因,从内部来看,银行可能会因为内部战略调整、业绩下滑不满足要求而主动撤回IPO;从外部来看,市场行情不佳,情绪较为低迷,银行上市难以获得理想估值,也可能会主动撤回IPO。

自2022年1月兰州银行登陆A股后,A股银行板块已经近两年没有出现新面孔,排队的中小银行IPO之路也颇为不顺,除主动申请撤回IPO外,还出现了申请被否的情况。

2022年4月,大丰农商银行首发上会未能通过,成为A股首家未能过会的银行,打破了银行类金融机构IPO“逢会必过”的惯例。证监会发审委在审核会议上对大丰农商行跨区展业、资产质量与各类贷款迁徙、个人揽储是否合规等多个方面提出问题。

2023年,A股全面注册制正式落地,11家排队上市的银行中除重庆三峡银行均已平移至沪深交易所受理。有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虽然全面注册制会降低IPO门槛,但由于银行的行业特殊性,监管部门在审核把关上会更加审慎。

目前,除湖州银行受理进度显示为“已问询”外,其余银行均显示为“新受理”,在药都农商银行撤回IPO申请后,仍有9家银行正在排队等待中。

武泽伟认为,发行上市是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重要途径,中小银行对于发行上市具有极大的动力。未来随着我国经济回升向好,中小银行的经营业绩有望回暖,而随着资本市场的逐渐修复,银行板块估值也有望逐渐上升,中小银行在未来上市节奏可能会逐渐加快。

本文内容来自用户上传并发布或网络新闻客户端自媒体,KJC闻汇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内容,请发邮件告知我们删除,邮箱:whkjc@qq.com

https://www.whkjc.com/zhishi/5454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