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KJC闻汇网热点资讯科技

AI显影:迷人的危险


AI显影:迷人的危险

2023年12月18日,江苏南通,如皋市九华小学科技社团的学生正在进行创意仿生机器人拼装。视觉中国供图

作者 李强

编辑 杨杰

100年以后,假如人们回望历史,也许会想起第一次尝试与ChatGPT对话是在2023年。

新鲜、惊奇、振奋、迷醉,恐慌、焦虑、贪婪、矛盾,就像《百年孤独》里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被父亲带去见识冰块的那个下午,被神秘的冰块吓得叫了起来,“它在烧”。这与普通人见识到ChatGPT的感受何其相似,现在,许多人都能感觉到,AI也在烧。

这一年,许多事如梦般真实地出现在人们眼前,不是靠幻术,也非靠骗局,而是靠神经网络的力量。它在悄然发展80年后,结出OpenAI这般瞩目的果子。于是,无数人发出类似的惊呼,“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发明”;可也有如霍金者早就警告,“这可能导致人类灭亡”。

但无论如何,这无法阻挡更多的AI成果如喷泉般涌现,也无法阻挡各领域都有人拼命想占领未来的一席之地。过去的一年里,与AI关联的许多事一次次占据各大媒体的头条。岁末年初,它无可避免地出现在许多份2023年的回顾清单里,不同领域的不同评委们,出奇一致地将目光聚焦于AI。

在国内,“首例AI生成图片著作权侵权案”入选“2023中国法治实施十大事件”;在两院院士投票评选的“2023年世界十大科技进展新闻”中,与人工智能有关的占了两个名额,分别是AI首次成功从零生成原始蛋白质,以及OpenAI正式发布GPT-4;“Prompt(提示词)”被某词典评为2023年度词汇。

在国外,类似的榜单不胜枚举,但有一项格外引人注意,它来自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24年全球风险报告》。这份报告称,未来两年,世界“十大风险”之首,便与AI有关,即“信息错误和虚假信息”;而在更远的未来10年,“信息错误和虚假信息”“人工智能技术的不良结果”分列第五、第六大风险。

AI世界,已在2023年显现出它模糊的影子。就像一枚硬币,推崇者将正面抛给你,诱你入局,批评者则让你看到它背面的样子,劝你警惕。实际上,现实世界中,我们看到的更像是一枚旋转的硬币,正面与反面同在,你永远也分不清,看到的究竟是正面,还是反面。

ChatGPT的出现宛如平地惊雷,这一声雷,让论坛与演说,从春天持续到冬天,仍旧毫无停歇的迹象。

几乎每日都有论坛谈论AI将引发何种行业变革。2023年10月底,在沈阳举办的第20届中国计算机大会,创造了新的参会人员纪录,来自国内外的1.3万人在3天时间里参与了130个论坛,许多演讲者都论及ChatGPT,从生物、医疗、金融,到音乐、绘画、公益等。

起初,许多企业家感到危机四伏,而又不知所措。很快,资本市场的反应就证明,人和钱都迅速行动起来,开始追赶ChatGPT,尽管追不追得上是另外一回事,但必须有所作为。精通大模型的人变得异常抢手,国内外资金涌向持续上涨的AI概念股。

人工智能领域,成为一块硝烟弥漫的“战场”,许多公司争先恐后地推出AI产品,慌张中暴露着模仿者的马脚,也暴露着抄袭者的劣迹,有人潜心研发磨砺产品,也有人浑水摸鱼逐利而行。它的推崇者与批评者,在安全风险这一问题上,吵得不可开交,连OpenAI内部,也上演着“宫斗剧”。权力与资本复杂博弈,同场较量。

在不少行业,变革已经发生。一些自由插画师逐渐被逼到墙角,在理想与现实之间,不得不向现实妥协,沦为AI绘画作品的修图师,市场上陆续出现AI绘画、AI模特、AI主播、AI翻译、AI客服。

聊以自我安慰的是,与AI有关的新公司、新岗位也被创造出来。只是没有数据表明,是AI造成的失业多,还是创造的就业多。

乘风而上的,视之为“革新”;被风摧残的,视之为“革命”。然而无论是线上或线下,想借势AI风口的人比比皆是。AI之风,吹醒了无数创业者,也叫醒了无数骗子。

在国内市场上,出现了大量套壳ChatGPT,套壳Stable Diffusion(绘画生成)的AI工具,装出自己自主开发的系统,用“枪版货”截取流量与费用。

在互联网世界里,一时之间,懂AI的与不懂AI的,都开始成为AI导师,建群、出书、卖课,手把手教你如何用AI赚钱。有的AI课,只需9.9元,有的需要199元,甚至成千上万元。

AI导师们找出古老的马夫、灯夫的故事,来证明新技术的浪潮席卷而来时,守旧的抵抗毫无用处,且终将被新职业所取代。他们在宣传海报上,用文字制造着AI焦虑,贩卖着自己的课程。

他们会告诉你,“AI取代不了人!只不过是会用AI写作的人取代了不会用AI写作的人”“AI用得好,天天下班早”。这种贩卖,席卷了许多行业,让人们正活在焦虑与恐惧之中。

AI导师们总是能够找准社会的痛点,摸准时代的脉搏,并挥舞起疯狂的镰刀,收割翘首以盼的韭菜。有的导师卖了3个月AI课,掘金2000万元,有的导师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将课程卖给50万人,狂揽近亿元。短时间内,似乎用AI赚钱的最好方式,就是教别人如何用AI赚钱。

有人将AI导师称为“AI骗子”;也有听过课的人发现课程宛若清汤寡水,“信息差价值大于干货价值”;又有另一批人,赞颂着他们其实是将AI概念普世化的人,为后来者铺路。

在重庆一家网红火锅店,老板娘靠模仿举止僵硬的机器人,引来大量顾客,而在世界最先进的机器人公司,机器人的一颦一笑,正越来越像人。

AI,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搅雪”,搅动着资本与权力,也搅动着市场与人心。尽管它带来了各领域的种种进步,但AI世界的规则尚未完全建立,混乱已经初步显现,就像AI应用市场在爆发,AI诈骗也在爆发。

有人享受着AI创作音乐带来的快乐,也有人宣称与AI划清界限;有人赚取着AI造假视频带来的流量,也有人遭遇着AI换声换脸带来的诈骗损失;有人用AI创造苏格拉底的数字生命,也有人用AI一键脱衣制造“黄谣”。

它有多迷人,就有多恐怖;它有多伟大,就有多危险;它有多不可估量,就有多难以对抗。这像极了孙猴子的那根金箍棒,可以拿来大闹天宫,也可以拿来斩妖除魔,还可以拿来当定海神针。

对于人类社会来说,也许AI最迷人的时候,是它自我意识觉醒之时,那时,也是人类社会最危险的时候。许多科学家们都推测,意识觉醒的奇点也许即将到来。现在,我们毫无准备,只能等待。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本文内容来自用户上传并发布或网络新闻客户端自媒体,KJC闻汇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内容,请发邮件告知我们删除,邮箱:whkjc@qq.com

https://www.whkjc.com/huangjin/hjzs/5464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