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6月05日

向玉亮:6.5后市黄金原油走势如何?原油还会跌吗?

  向玉亮:6.5后市黄金原油走势如何?原油还会跌吗?

  

  岁月若水,走过才知深浅;时光如歌,唱过方品心音。人,你再优秀,也得碰上识货的人;你再付出,也得遇上感恩的人;你再真诚,也得赶上有心的人;你再谦让,也得面对珍惜的人。当一个交易者静下心来研究如何做好交易时,比每天盯着盘面的波动看着自己的账户盈亏要有意义的多。而一个投资者,一定是可以通过学习、历练、和实践成长起来了的,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什么天才,只要你肯钻研,就没有难题解决不了。

  向玉亮:6.5后市黄金原油走势如何?原油还会跌吗?

  黄金行情分析

  

  黄金近期迎来了方向性的突破,小非农利空黄金,但是大非农利多黄金,这反转直接导致黄金暴涨20美金,黄金自到达1214一线后,盘中1218,1220等一线多单,到达第一目标1263一线获利,上周五1260一线多单大非农到达1275一线获利,趋势上黄金自1214开始,目前仍然走在多头趋势中,非农前黄金维持震荡走势,非农后既然选择了向上突破,延续了多头走势,后市有望进一步走高,前期的高点1295一线将成为重要阻力。

  

  黄金上周五受大非农影响,大举上攻,周线再次收阳,周线三连阳,大趋势上呈现多头排列的态势,日线收大阳,目前多周期共振,将会支撑金价继续走高,四小时拉升力度较强势,短线面临回落调整的需求,黄金强势拉升已经突破前期重要阻力,也就是前一波段的反弹的76.4的位置,在1276一线,那么回落此位置将会受到支撑,黄金打破震荡走势,目前多头较强势,日内操作上等待回落做多为主,上方关注1286-1288一线阻力,下方关注1270一线支撑。

  向玉亮:6.5后市黄金原油走势如何?原油还会跌吗?

  黄金操作策略

  

  1.1274-1275附近做多,止损1271,目标1280-85。

  

  2.1285-1286附近做空,止损1289,目标1280-75。

  

  原油行情分析:

  

  目前原油日线上可以看到,六月开头油市乌云密布,油市恐慌情绪不断让油价承压下行,连续跌破49.48.47三大整数关口,日线上多头转空的趋势我认为已经非常明显了。

  

  从目前的走势来看原油就像扶不起的阿斗,利好那么多却始终还是被空头无情打压,原本以外周三的EIA能够帮助多头来一场翻身仗,但是价格在拉升后的暴跌不得不将油价打回现实,不断的刷新新低让减产都化为泡影,短期内多头真的被空头掐的死死的,周五再次刷新新低至46.74,自油价有效跌破48一线后基本宣告多头反弹的终结,而接下来趋势上就是顺顺利利的空头。

  向玉亮:6.5后市黄金原油走势如何?原油还会跌吗?

  原油操作策略:

  

  47.3-47.5附近做空,止损47.8,目标46.5。

  

  为什么会亏损,如何结束亏损?

  

  成功的人一直不停地成功,失败的人一直不停地失败,乍一看是命运,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甘梓毅老师要说的是,有的人靠投资发家致富,也许偶尔会有失误(比如巴菲特也曾在初期亏过4个亿),但是很快就能更正过来,反过来,有的人博弈式的投资一直失败,那么是什么造成了你的投资一直失败呢?

  

  一、只知道冲高却不知道止损

  

  熟悉投资的人都知道行情走高时正确的买法应该是呈三角状买入,以达到拉低平均成本的效果,而往往绝大多数的投资都是出错在最后一环,成本过大,导致一旦出了错误很难把本收回来。那些跑路的金融公司也有很多是利用了这种心态,在投资者把所有的家当都投入的时候,就选择跑路。

  

  二、不愿意听取专业人士的意见,更愿意相信自己

  

  很多人都觉得专业人士就是为了赚钱而存在的,例如专业分析师,所以对于专业的建议抱着一种“你们都在骗我”的心态来应对,殊不知,即使是为了盈利而存在,专业人员的素质也远超过普通投资者,所以专业人员的话我们既不能全听,也不能不听,而是要有选择地听。另外,专业机构也不太可能给你推荐真的不好的产品,因为他们也不会自砸招牌。一味一意孤行,就只能投资失败。

  

  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这也是很常见的现象。有的人在其他平台或者老师那里吃过亏,现在宁愿自己操作也不愿意跟老师操作,至今都不愿意再看,其实这样是有弊端的,自己做单固然不会被骗,可是,你真的知道如何把握最佳做单时机吗?你一直亏损是因为没选择一位你信赖的实力导师,帮助你成长。

  

  向玉亮想强调的是什么呢,暂时的亏损并不可怕,但应分析原因,吸取教训,从失败中汲取教训,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以免重蹈覆辙!如果你还在亏损,请找原因,如果你每天除了亏损还是亏损,找我,如果你还是投资市场的初出茅庐,我乐意成为你的启蒙老师,即使失去一切,至少还有一个期望等待着你!

  

  文/向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