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14日

交易过程中的舍与得

回到郑州,我又开始了交易,现在我的交易在原来对支撑和阻力的基础上加入了对趋势的分析。就是当价格一直在涨的时候,只做多,不做空,反之一样。我发现用这种方法我的做单频率低了很多,钱也没有之前亏的那么快乐,有时候也会有盈利,但是大部分还是亏损的。我不知道到底什么原因,可能是对支撑和阻力把握不准,也可能是跟踪趋势跟踪的不好,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价格向上涨的时候,我跟进之后,价格又开始反转,我往往都是买在多头快结束,卖在空头快结束。虽然有时候会有一点点利润,但是亏起来更多。但是总归是亏的越来越少了,也是从这一刻开始我再也没有爆仓了。虽然还在亏损,但是我有一种感觉我开始入门了。

休假结束了,我又开始了忙碌的工作,由于工作的关系我经常出差。过去每一次出差我都只会工作,然后回家。但是自从开始交易之后我开始喜欢没到一个地方,就要去这个地方著名景点去逛一逛,放松一下自己。我发现交易不能一天到晚的陷在里面,而是要在交易之外来看交易的本身。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吗!每一次去出差地的景点游玩就成了我净眼看交易的过程,我希望可以在这个过程中体会些什么,悟出些什么。感觉所有交易的智慧都隐藏在这大千世界之中。

庸庸碌碌一个多月了,交易虽说没有爆仓,但是却无法盈利。总结原因我发现问题出在对于趋势的把握缺乏眼见。到底什么才是趋势。如何提前知道趋势,趋势反转时该如何的处理,这一切都让我措手不及。对于支撑和阻力的把握也不是特别的准确,虽然通过简单的盘感可以避免很多的错误,但是达到稳定盈利却让我感觉特别特别的吃力。我有一种无法跨越的感觉,但是又想冲过去的冲动。这天我来到武汉有名的寺庙归元寺,来过得人都知道这里有一个镇寺之宝,一个人在雪山之谷发现了一块像洗头牛一样大并且天生相似弥罗佛的玉石,听说价值连城。这个人没有出售,而是赠送给了归元寺,希望修的福报。我为了一饱眼福,来到供奉这块石头的大殿,感受这这块石头所带来的灵气,我跪在它面前心诚的拜了三下。走出大殿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听说发现这个玉石的探险家,在雪山待了8年,发现这个石头,从雪山低估取出都化了三年的时间,生命都差点丢在了雪山,而他为什么又愿意无私的捐献出他用生命换来的无价之宝呢。是石头给了他一些感悟,还是他对于佛家的向往。人往往都是喜欢追逐利益的,并且不喜欢等待,当眼前的发生的事情,往往不喜欢以后来补回。就像赌博,当你输了钱以后就想现在就把本钱敢回来。内心里总觉得算场以后才是真的输,没有算场就不算输。哈哈,说起来也真的很好笑,我们做交易不也是这样吗。这位探险家何尝不是希望通过捐献这个石头,希望获得佛祖一生的保佑,希望可以获得自己和身边人的健健康康,以后得路顺顺利利。不信佛的人也许想不通,但是信佛的人却非常的理解,通过这个事情对他的本人也是一种价值观的投资,新闻的报道,媒体的渲染,可能让他这位探险家获得的远远不知这个石头的价值。我对他这种大格局,大取舍由衷的敬佩。王老吉品牌之争相信大家都很了解了,加多宝明明知道输是注定的了,但是还是在不断地上诉,不停的打官司。并不是他们傻,而是这这样做可以获得大众的关注,可以让人们的实现,媒体的视一直在这个事件上面,让所有人都你明白你们曾经喝的王老吉实际上就是现在的加多宝,而现在的王老吉而不是过去的王老吉。这是一种营销策略,试问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比这种低成本高影响力的方法更能够迅速的让一个新品牌加多宝声名远播呢。回想起交易来,我总是想着每一次都赚钱,每一次都正确,在市场中短线开开回回,最后确什么也没有得到。走出归元寺,我接到了西藏哪位美女的电话,她问我最近怎么样了,我告诉她最近很多的困惑。并把刚刚领悟的一些东西告诉了她,我说:“交易一定是亏损和盈利并存的事情,只是我们要做到盈利多,亏损少是吗?”她说:“是的,不过还不够深刻。”我说:“如果我讲盈利是需要亏损来铺垫,你觉得深刻吗?”她说:“有那么点意思了?”我说:“如果我不在短线,而坚持波段或者长线,用利润或者止损来换取大的趋势,这样说会不会更贴切呢。”她说:“要想获得大利润,就必须有试错或者放弃小利润的格局观念,你是这意思吗。”我说:“你说的对,我就是这个意思。”她说:“从我们认识到现在这么短的时间,你可以领悟到这一点,不得不说你是天才。知道吗可能你在很多地方可以看到这种说法,但是如果不是自己领悟,恐怕很难做的到,只有自己领悟才是自己的东西。”我没有说话,我在想她说的话。“天才,你知道我在哪里吗?”她说。“你不会在武汉吧。”“你怎么知道的啊”她说。“我不知道,我猜的,你还真在武汉。”我说:“你在哪里。”她说:“我在武汉拜访武汉大学一位教授,他研发了一个新产品,我过来谈投资,我现在在光谷华美达酒店,你过来一起吃晚饭吧。”“好啊,我马上过来。”我来到停车场,开车一路上了武汉环线。在车上我一直在回忆刚刚所发生的一切,舍与得给我带来的感悟。

郑州光谷,一个经济发展史上的奇迹。十几年前他还是一片荒凉,一个被郑州市民称为郊区的地方。十年后的今天它不在是郊区,而是一颗爆发出来的新星。过去荒芜的它如今拥有几百万人口,数不清的大学,数不清的商场,数不清的企业,数不清的湖泊,一个平均人口年龄不到30岁的新城。一个创造了中国无数奇迹和无数第一的新城。这里每天都会有上千家企业注册,每天都会有创业故事,每天都会有酸甜苦辣。我的家就住在这样一个每天都有奇迹发生的地方,汤逊湖畔,大学城中。光谷华美达是曾经第一家入住光谷的五星级酒店,在现在光谷新城的核心区域。虽然现在的光谷的五星级酒店已经数不胜数,但是由于它的曾经是第一家在光谷的酒店,所以曾经在光谷努力和奋斗过的小伙伴们对它的感情自然特别的深。开车一路顺这三环线来到光谷,一路上高铁从头上划过,来来往往的豪车从身边开过,一眼望去可以看见大大小小的工地,新开发的楼盘,商场,地铁,轻轨,城市公交,就像是雨后的春笋一样,慢慢的长了出来。我虽然住在这个地方,但是由于是从农村来的,所以一直没有归属感,总感觉我的家在那片没有喧闹的地方。想要融入这样的一个城市,成为它怀抱下的一个奇迹,让自己瞧得起自己。对于交易,我告诉我自己也许只有这条路才能实现我的梦想。我也明白,这条路将会伴随我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