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在失败中成长的金融小鳄

  国内投资者对斯坦利-屈克米勒可能不太熟悉,但是说起索罗斯管理的量子基金,就无人不晓,斯坦利·屈克米勒就是的量子基金接班人。97年与索罗斯成功的策划了震惊国际的东南亚金融风暴,98年手握巨资与香港政府进行了一场世纪豪赌,虽然以失败告终,但令金融界认识了这位年仅40多岁就掌管着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的基金经理。

  当年斯坦利·屈克米勒决定放弃当研究生,直接进入现实社会后,在匹茨堡国家银行股票分析师的职务他干了不到一年,就被提升为股票研究主管。斯坦利·屈克米勒相当热爱工作,早上6点进入公司,一直到晚上8点才离开。刚开始时,斯坦利·屈克米勒对某一行业或某一股票的每一特点都写了整篇整篇的报告。在去委员会演讲前,必须先把报告交给研究主任看。有一次交了一份有关银行业的报告,斯坦利·屈克米勒对自己的工作很自傲。可是他读了之后对我说:”这份报告没有用。是什么使股票上涨和下跌呢?”他的这次评价对斯坦利·屈克米勒是一大刺激。之后,斯坦利·屈克米勒就把自己的分析集中到寻找与确认跟股票涨跌有密切关系的因素上,而不是罗列所有的基本因素。

  1.绝大多数涨跌关键的因素是与收益有关,对银行股而言尤其是这样。化工股表现的就相当不同,在这一行业中,关键因素是化工生产能力。买入化工类股票的最佳时机是当化工界出现大量增加的刺激因素的时候。相反地,最理想地卖出化工类股票的时机是当化工界宣布有大量的新化工厂设立起来,但化工类股票的收益尚未下跌的时候。这样做的理由是因为任何发展计划都意味着在两三年内公司的收益会降低,而股市总是对这种发展预先反应。

  2.另外一个帮助判别那个股票会涨会跌的信条是技术分析。斯坦利·屈克米勒非常注重技术分析,而斯坦利·屈克米勒比部门中其他人都愿意接纳技术分析。即使斯坦利·屈克米勒的是老板,许多同事还因为他喜欢收藏所有股市图表而把他看成是个怪物,然而斯坦利·屈克米勒却认为技术分析还是满有用的。

  两年后,1980年,年仅28岁的斯坦利·屈克米勒就辞别银行,创立了自己的财务管理公司-----瑞格逊资产管理公司。一开头就干得极好,抓住了低价位的小公司股票猛涨的势头。到1981年年中,股市已达价值区的顶部,同时利率也猛涨到19%。这以是十分明显的卖出股票的时候了。斯坦利·屈克米勒把一半股票转成现金,在那时,斯坦利·屈克米勒想这已经是令人惊讶的举动了。结果在1981年三季度,斯坦利·屈克米勒把之前取得的成绩都抹掉了。因为另一半的股票继续持有,结果造成的亏损就把原来好业绩都抹掉了。原因是银行的标准投资程序总是几乎全额投资。虽然斯坦利·屈克米勒已不再为银行工作,但仍明显地保留了一些银行的思维方式。斯坦利·屈克米勒在1981年6月是绝对看坏股市的,在这一观点上绝对正确,可是结果仍然在第三季度产生了12%的亏损。对合伙人说:“这简直是犯罪!我们对市场的悲观看法从来没有这么强烈过,然而却在第三季度还是以失败而告终。”就从那件事后,斯坦利·屈克米勒依然改变了投资哲理,只要再次感觉到市场不好,就往往百分之百地撤离,转为现金。

  1986年,屈克米勒被屈佛斯基金聘为基金经理。屈佛斯基金公司仍然准许斯坦利·屈克米勒继续管理自己的瑞格逊基金。在他加盟屈佛斯基金之时,他的管理风格已从传统的单一持有股票组合转向债券外汇和股票相互组合起来的折衷性投资战略,灵活地在这些市场上进行买入多头和沽出空头的多样化交易。屈佛斯基金对他的市场天赋万分倾倒,又以他为首,创立了7个基金归他管理,外加他自己的1个基金,达8个基金之多。其中最出名的是“积极主动策略投资基金”,该基金自他设立开始(1987年3月)至斯坦利·屈克米勒在1988年8月离开屈佛斯为止,一直是基金行业中成绩最卓越的基金。最后他竟由于他渴望与索罗斯一起工作,又由于他们的交易活动气质相近,促使他辞别了屈佛斯而到索罗斯管理公司去工作。他认为索罗斯是他这一时代的最伟大的投资家。之后不久,索罗斯就把他的基金管理工作交给斯坦利·屈克米勒,因为索罗斯决定去从事帮助前苏联和东欧的封闭的经济进行改革。

  在1987年股市大崩溃之前,那年的上半年非常之好,斯坦利·屈克米勒本来看好股市,股价直线上升。每个基金大致都以达到增长了40%至85%左右。许多经纪人在那年很早就获利了结了,因为他们已经有很多收获了。可是斯坦利·屈克米勒的哲学是,如果你因积极进取而获利,就更应积极进取,这一点道理为索罗斯先生所强调。由于我在这年一早就大赚的年头,是你应该大胆抓住的好时期。由于在这年一早就干得很顺手,斯坦利·屈克米勒感到我有本钱跟市场斗一斗。斯坦利·屈克米勒知道牛市总要结束,只不知究竟什么时候结束。同样,由于市场常常严重过度发展,斯坦利·屈克米勒想当牛市真正结束时,他也许早已跑得老远令人惊叹不止了。在6月份开始斯坦利·屈克米勒看到几个因素:对股票的估价以极端过分;股利收益下跌2.6%;而市盈率一直维持在历史高度;联邦储备委员会已经收紧银根有一段时间了。最后技术分析显示股市将要断气了--那就是市场的力度集中在大盘股和高价股票上,大量其他股票都远远落在后面。这一因素使得股市高涨就象喷射而起一样。斯坦利·屈克米勒转变了角色,实际上纯粹沽空股票。之后的两个月份市场动荡很大,斯坦利·屈克米勒一直在抗衡市场,股价还是往上涨。

  市场在此后几个月中一直在顶部徘徊,斯坦利·屈克米勒一定坚持有沽空的头寸不放。到1987年10月16日,道琼斯指数跌到近2200点,他一度曾达到2700点的顶部。斯坦利·屈克米勒不仅仅弥补了原来沽空的亏损,而且与恢复了以往的业绩表现,使这年成为大盈利的一年。然而这一年是斯坦利·屈克米勒的工作生涯中,曾犯下一个几乎造成悲剧结果的严重错误的一年。图表上在2200点附近显示有很强的支撑,这是由1986年大半年以来的交易构成的一个底。由于斯坦利·屈克米勒在这年上半年做多头赚了不少钱,有了足够的实力。后来又一头做空更赚了好多,所以就在在1987年10月16日的星期五的下午该处转头做多头,又利用透资达到130%的多头仓位。那时周五下午股市结束后,斯坦利·屈克米勒碰巧跟索罗斯说起。他说有一篇保尔·刁托琼恩所作的研究报告想给斯坦利·屈克米勒看看。斯坦利·屈克米勒去了他的办公室,他拿出保尔在一两个月前所作的分析报告。该研究表明,过去股市的历史显示,一旦跌破向上伸展的抛物曲线,股市就会加速下跌,这次正显示出现在这种情况。该报告也显示了1987年股市与1929年股市大崩溃时在股价活动上呈现极为接近的相关性,这意味着我们处于股市大崩盘的边缘。那天傍晚回家,斯坦利·屈克米勒就发了胃病。斯坦利·屈克米勒意识到自己这一下搞砸了,股市即将崩溃!斯坦利·屈克米勒决定如果周一开盘还在支撑线之上的话,即道琼斯指数低开30点左右,而不立刻产生反弹,就认赔斩仓杀出。不料市场低开竟然超过200点,斯坦利·屈克米勒知道我仍必须认赔离场。幸亏开市后很快有一个短暂的反弹,使斯坦利·屈克米勒有机会平去全部买入的头寸,并且再进行沽空。

  这是一个有益的教训:如果发觉弄错了,就应立刻纠正。如果当时心胸狭窄一些,面对与己不利的证据仍维持自己原来的头寸,或者拖延等待,希望看看市场能否恢复的话,他就会遭受巨大的损失。这种善于接受痛苦的真理,并毫不迟疑,毅然决然地作出相应反应的能力,是一个伟大投资者的标志。

  斯坦利·屈克米勒的长期业绩远远超过了该行业的平均水平。原因是采纳了乔治索罗斯的哲理:保管好资本和经营好基地,才是获得长期收益之道。当你获利时,应该尽量积极进取。许多基金经理一旦盈利达到30%至40%,就往往对他们这一年的交易获利入帐结束。在这年的其余时日,他们交易非常小心谨慎,为的是不要破坏了已经实现的很好的年收益率。要想真正获得出色的长期高收益,就要苦心努力,在达到30%至40%收益后,如果你仍具有信心,就应该力争达到收益100%。如果你能把一些接近100%收益的年头联在一起,而避免亏损年份,你就能真正达到杰出的长期高回报。

  斯坦利·屈克米勒从索罗斯那里学到最有意义的,倒并不是搞明白你是对还是错才是重要的,而是要搞明白你对的时候你能赚多少钱,你错的时候你会亏多少钱,这才是最重要的。索罗斯曾经批评过斯坦利·屈克米勒一二次,的确对市场判断对,但没有能量最大限度地充分利用机会。举例说,在斯坦利·屈克米勒为索罗斯开始工作不久,斯坦利·屈克米勒对美元很不看好,故而做下大量沽空美元买入马克的仓位。这些沽空头寸开始对我有利了,斯坦利·屈克米勒很感到自傲,索罗斯来到斯坦利·屈克米勒的办公室谈起这笔交易。他问斯坦利·屈克米勒:”你建了多大的仓位?”斯坦利·屈克米勒回答:”10亿美元的仓位。”他不屑地反问:”你把这也叫做仓位?”这句话成了华尔街的经典。当你某件事干对时,对索罗斯来说,他会认为你总还是仓位持有的不够。他鼓励斯坦利·屈克米勒把仓位翻一倍,斯坦利·屈克米勒照办了。结果该笔交易变得极为有利,获利惊人!索罗斯教导斯坦利·屈克米勒,一旦你对某笔交易极端有信心时,你就应该敢于扼住机会的咽喉不松手。这需要有做“头猪”的勇气,敢于抓住盈利不放。

  在97年的东南亚金融风暴后,1998年斯坦利·屈克米勒根据各方面的经济数据和资料,选择了日本金融市场作为下一个攻击目标,但是由于索罗斯对社会主义国家有一种特殊的情结,错误的分析了中国支持香港的坚决立场和形势,感情用事的没有选择最弱的日本市场而选择了香港开战,最后以失利告终。同时显示了斯坦利·屈克米勒清出于蓝的理智的投资心态(后来日元暴跌近40%)。在近期大涨大跌的中国股市中,斯坦利·屈克米勒敢于在大行情爆发时赚大钱,又能在看错行情时敢于“要银子不要面子”果断砍仓的投资思想是值得投资者参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