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11日

启人访谈录:走近平凡

本文谨献给那些正努力尝试在外汇市场取得巨大成功的年轻人和投资朋友。

张向宇,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名字,一个刚刚才过了二十二岁生日,在奥克兰大学读书的年轻人。然而他却已经有了整整两年的外汇交易经历,他的交易记录却显示着其中的不平凡。其两年的外汇交易记录大致如下:

2001年8月 以12500纽币开户。
9月 盈利 1397.64
10月盈利 1425.65
11月盈利 2296.22
12月盈利 4467.40
2002年1月 盈利 5562.93
2月盈利 2723.28

……

2003年3月 累积总盈利 18250.80

20个月中有15个月交易,9个月盈利,6个月亏损。当月最大盈利6900.00,单月最大亏损2996.22。

这个年轻人,以他自己的赚钱方式赢得了学费、生活费,还有独立的生活以及在残酷的外汇市场生存的能力和技巧。这就有点平凡中的不平凡。

不管是偏见还是事实,几乎90%的人认为外汇市场是一个完全不给任何人机会的市场。想在外汇市场赢利,特别是年轻人,纯粹是“不可能的任务”。但事实证明,确实有一些出类拔萃的年轻人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和学习能找到一条通往光荣和梦想的成功之路。

高:首先祝贺你能在过去两年取得不错的交易成绩。

张:谢谢高老师。

高:能跟我们讲一下你的外汇投资经历吗?

张:我是2001年年中开始接触外汇市场,然后在8月份开了户,后来运气一直挺好。从一个账户慢慢发展到三个账户。我很高兴在交易之初认识了李群。可以说,我本来对外汇是一窍不通,是他一步一步地将我带到这条路上。现在,也可能只是才入门。

高:你很谦虚。这很好。年轻人能够取得这样的交易成绩还能保持这样的低调,很不容易。我认识很多做外汇的人,虽然,有时侯,或者某个阶段交易得很好,但一段时间下来,往往能做到平稳赢利的很少。但我发现,至少到目前为止,你做得还不错。我也希望你说的好运气永远陪伴着你。

张:谢谢。

高:但我想,你当然可以将成功归功于运气,难道一点没有其它的东西吗?

张:我刚才说了,主要是认识了李群哥。

高:我想你要表达的是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最主要的是在人生成长过程中有一位或者几位好的兄弟,师长,互相切磋、指点,一起共同进步,共同前进。

张:是这个意思。现在又能认识象蔡,肖,李,张,高等诸位老师。因为,你们特别愿意交流,相互之间也够坦诚,都很实在。你们也愿意将学到的知识完全地表达出来,这实在是难得的。我想应该会对我有非常大的帮助。

高:谢谢你的认可。就我个人而言,第一,我并不认为有必胜市场的手段,人在进步,市场在进步,理念在进步。所以,重要的就是相互的交流和沟通以及切磋,然后共同提高。固步自封没有益处。蔽埽自珍更无必要。再说,市场这么大,这个市场绝对不会因为你准确,你赢钱就不让我赢钱。所以多一些交流总是好的。思想只有迸撞才有火花,但好象很多人不这么想。不过,还是多讲讲你,你觉得比较重要的除了认识李群哥以外,有无其它?

张:我记得最深的是当时李群哥不允许我做真实的账户交易,必须先做模拟交易。然后,有了一定的胜率以后才让我用真实资金交易。

高:你强调的是事前的学习和对交易信心的培养,这点很重要,但很少有人能够真正做到在进行交易之前就先学习做模拟训练。谈谈你对交易的了解,就你来说,你一般是如何分析市场的?

张:也就是用的这几个指标,象RSI, KDJ, MACD等等。然后就是K线和平均线,不过一般不看蜡烛图,我比较喜欢线图和棒状图。

高:有理由吗?

张:只是觉得线图可以让信号、信息量少一点,而看棒状图是因为我觉得外汇的开盘价对市场的分析作用不大。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个人喜欢信息量少一点。

高:你的想法很有意思。就你来说,你觉得交易最重要的是什么?

张:止损。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止损。最值得研究的是止损,最难的是止损。

高:在你的交易中,碰到过市场一打止损又回去的情况吗?

张:有。但我绝不后悔。虽然也会有点心痛,好好总结被止掉的原因。仅此而已。因为我觉得不能因为有过几次这样的经历就不相信止损或者放弃止损。当然,止损是否放在盘上是值得考虑的。

高:我很赞同。直接的盘上止损,我个人倾向于认为过于机械,而且完全是线性思维模式,不十分合理。就交易单来讲,你大致的盈亏比例如何?

张:大概是四六开吧!大概是百分之四十的单亏损,百分之六十的单盈利。但因为总体来说赢利单赢利比较大,亏损单亏损比较小,所以最后结果比较好。

高:我也大致看了一下你的交易记录,确实比较合理,有些投资人从来不止损,结果他的所有交易记录全部为胜单。但我觉得这种交易方式反而不太可取。

张:所以,我对自己还是有一点点信心,做的多好,不敢讲,至少不会一次亏掉一多半。

高:这是止损的威力,就你的交易情况,你觉得到底是顺势做容易还是逆势做容易。

张:我顺势,逆势都做。一般在开始的时候会交易一些顺势单,但到后来,有了一定的赢利,就会去做逆势单。因为,我发现,顺势单很难解决止损的问题。或者,止损会放得很宽。但逆势单要容易一些。而且,止损也可以放得比较紧。

高:你有没有总结一下。在你所有的赢利中,顺势单的比重大,还是逆势单的比重大。

张:我想可能是四六开和六四开的比例。我40%的顺势单有60%的赢利贡献,60%的逆势单有40%的赢利。但是亏损单的情况也差不多。不多几次顺势交易的止损占总止损金额的比例很大。这是我有时偏向于逆势单的原因。

高:顺势单确实有止损的问题。但如果能解决的话,你是否更愿意交易顺势单呢?

张:那是当然。

高:最后和你同龄的朋友们说几句话吧!

张:外汇市场虽然很有挑战性,但是,我觉得最大的价值是通过外汇交易能够发现自己许多人性中的弱点。可能,赚钱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我们毕竟还年轻,借用一位老师的话,交易赢利是对你完美人格的奖赏。

高:我也相信人格力量的伟大而且从你身上我发现有许多你的同龄人所不具备的。做交易也如做人,做事业的最后也是做人,我真心希望所有介入外汇市场的年轻人能够在你赢得你人生第一桶金的时候也能在人格,人性,意志力量上有一次真正的超越。愿好陪伴着每一个努力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