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04日

秦涛赫:黄金暴跌后还会不会上涨,2.4下周黄金开盘怎么走

  文章摘要:非农利空美元飙升黄金迎来修整;1月非农强劲,黄金还会不会上涨?黄金加息预期升温会导致黄金后期走势有何影响?非农美元强势黄金多头行情还是否存在?黄金后市行情怎么看,还会跌吗?2.5XAUUSD外汇黄金后市怎么操作布局?周五非农利空大跌,我的多单为什么会被套,下周黄金多单怎么解?

  

  本周行情的走势让很多朋友亏损严重,有很多朋友找到秦涛赫后,​情绪波动很大,秦涛赫都能理解,我也很慷慨地给到很多朋友一个具体的建议,其实这已经是超越我的原则跟极限去做的事情了,也想到临近年关,想给到大家一个真真切切的福利。但是我希望我的付出没有白费,以我的态度来影响你的态度,以我的真诚同样换取的是各位的真诚。

  秦涛赫:黄金暴跌后还会不会上涨,2.4下周黄金开盘怎么走

  1月非农表现强劲,加息预期升温

  

  美国劳工部(DOL)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11月非农就业人数增加20万人,高于市场预期的增加19万人;美国1月份失业率为4.1%,为2000年12月以来的最低,预期为4.1%,前值为4.1%;薪资增长年率表现尤为靓丽,创下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增幅。作为最受关注的薪资增速,1月的薪资年率表现靓丽,年率增速创下2009年以来最大,这无疑将提振通胀,进一步巩固市场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

  

  非农数据公布之后,美元指数短线拉升近60点,最高飚至89.43,随后回落,之后触底回升。现货黄金短线跳水约18美元,跌破1330美元/盎司关口,刷新日低至1327.15美元/盎司,日内跌幅达逾1%;现货白银日内跌幅逾2%,急跌约0.40美元,跌破17美元/盎司,刷新1月23日以来低点至16.73美元/盎司。

  

  非农暴跌后黄金到底会怎么走呢?

  

  周五的黄金最高点与最低点相差20多个点,截止至目前位置黄金处于1330位置,周五的下跌是不是让很多人对多头失去信心,可能有人会问黄金是不是趋势已经转为空头了!上方的多单还持有吗。这次大跌可以布局中线多单吗!后市的金价会上行吗?首先我来讲这个方向问题,本次的下跌除了数据方面的因素的影响以外,还有机构砸盘的洗盘运动。此波的下跌就是洗掉大部分的散户,所以趋势还是看多的,待行情企稳后后市金价会上行。

  秦涛赫:黄金暴跌后还会不会上涨,2.4下周黄金开盘怎么走

  黄金趋势是否已经明朗?下周黄金命运几何?

  

  就目前而言因非农行情破坏了原有的上升通道,多头暂时无力。黄金在周五遭遇大跌之后,已经破坏了原有的上行通道,黄金在如此大跌之后,也会放缓,毕竟是如此大跌也是因为砸盘导致,空头并不能持续太久,空头动力也没之前那么强劲,下方目前重点关注1324的支撑以及1316一线200均线及斐波那契支撑一线,秦涛赫个人依旧看好大回调之后,黄金还会涨上去,上方重点关注1337-1340的压制情况,在下周一,秦涛赫建议在1340-1324的区间高空低多操作。

  

  2.5黄金(XAUUSD)操作建议:

  

  1、回撤1327附近做多,止损1324,目标看到1338-1340附近;

  

  2、反弹1337附近做空,止损1340,目标看到1330-1328附近;

  

  因网络发布的延时性,操作建议仅供参考,请做好风险控制,具体操作方案以笔者实时指导为准!

  

  非农暴跌属意外,下周黄金多单被套怎么解?

  

  本周前4个交易日没有太大的行情,走了几波过山车式的震荡行情!而多数期待着操作非农想大捞一把!而周五的非农,看好下跌回升的人应该占了大多数,所以周五套多单的投资者应该也不在少数!非农利空,金价单边下跌,我们下周将如何对待呢?先讲一下被套多单怎么处理吧!

  秦涛赫:黄金暴跌后还会不会上涨,2.4下周黄金开盘怎么走

  在1338附近被套的多单,目前还不算深套,下周好好操作完全可以妥善的出场,下周开盘预计会继续回补非农机构砸盘的跌幅,大趋势仍是看多;单子锁住了担心周末不确定因素影响行情的朋友,下周开盘秦涛赫建议在低位把锁的空单出局后,下方加仓做多,周初黄金反抽至1338-1340一线可以保本或小赚出场。至于在非农之前1345附近的多单,被套的点位已经比较深了。如果在1338一线还加仓做多的那更加是雪上加霜了,仓位小或者仓位过重的朋友估计都已经濒临爆仓边缘,仓位资金量大的朋友没有在高点锁仓的话现在也扛的够呛,具体的解套建议同上所述。

  

  做交易的时候时刻内心深处应该明白一点,那就是风险的存在!只有知道这一点才能避免两种事情那就是盲目的追随,还有不会因为利润而放弃对风险控制,如果交易或者投资当中连本金都没有办法保住,那有如何获取利润?当然也有一部分投资者只看利润从来不考虑风险,那只能百万进来,空手出去,谁也改变不了这样的事实!

  

  文/秦涛赫

  

  2018-2-4撰稿